恶犬凶猛_第一章 哈士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哈士奇

  当皮杰从楼下的卖店里晃悠着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到了半夜时分。

  他的绯闻女友贝蒂正趴在沙上,非常仔细地吃着袋子里最后那点小黄鱼。一股略显咸腥的香气飘散在屋子里面,很能勾起人的食欲。

  看着被扔得到处都是的衣服枕头之类的东西,皮杰感到心力交瘁。

  每次留贝蒂独自在家里,回来的时候都会看到这样像被炮轰过的景象。而最后打扫战场的任务,理所当然地落在了他的头上。

  这次,似乎也察觉出自己玩儿得太过分了,贝蒂很不情愿地放下黄鱼袋子,从沙上站起来抖落嘴巴上沾着的碎屑,带着无辜的小眼神看向他。

  “喵——”

  没错,阿特兰提斯那些圣光信徒整天赞颂的“圣光明烛”,被称作优雅和高贵代表的贝蒂·斯黛茜小姐,就是眼前这只对小黄鱼情有独钟的波斯猫。

  然而,这样的歉意却只会让皮杰心中的怒气更盛。

  第十三次,三天中他已经是第十三次打扫这个屋子了。而这次,这个爱捣蛋的蠢猫,竟然……竟然把袋子里面所有的鱼全都吃光了!

  要知道那可是安妮参加“天使爱美丽”夏令营之前给他们留下的最后一点儿食物,而距离她回来还有两天。

  这只愚蠢的猫难道要我这个倒霉蛋儿陪着它喝西北风?

  “该死,我记得自己明明把黄鱼塞进了屋子最角落的木桶里,木桶外还套着一个铁皮箱,箱子四周还放了两圈儿的老鼠粘,这家伙到底是怎么突破层层防线把黄鱼偷出来的?”

  已经没有必要再去思考这些问题了,今天对这蠢猫的教训在所难免!

  在贝蒂用爪子拨弄着耳朵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皮杰恶狠狠地扑了上去。

  “嗷嗷——”

  “喵——”

  一场猫狗大战就这么没有顾虑地上演了。

  ……

  尽管在之前无数次损过那些信仰圣光的信徒们竟然将一只愚蠢的猫当作圣物供奉起来,但当皮杰以一只狗的形象出现在这个位面之后,就再也没有兴趣去说那样的损话了。

  骨子里面充斥着黑暗、不祥与终结,这样的属性和天赋让转生前是暗夜法师的他感到满意,而且作为“不朽的亡灵之书”地位又是这样的显赫。

  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不了荣耀烈焰犬是犬类的事实。

  而在这个除了人类之外没有其它高等种族,多数法术和神术都无法挥作用的原初位面,即便作为地狱犬的恶狠狠形象都无法展示出来,而是被莫名其妙地取了另外一个名字。

  哈士奇。

  他.妈.的……

  作为体型庞大的一方,皮杰笃信“重量压倒一切”,所以抢先占据了上位。

  然而身材娇小的贝蒂却充分挥了身形的优势,刚好将整个身体藏进沙的空隙中,腾出来的两只爪子本着“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精神,对着皮杰的脸飞快地拍去。

  微弱的“净化之光”顺着贝蒂的动作扰动起来——受过无数祝福和赞颂的波斯猫身上整天萦绕着这种东西,在原初位面也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可惜的是现在的皮杰根本就不怕这东西了,甚至还有些享受。

  这样男上女下的体.位显然对两者的消耗都不小,按照以往的经验,双方大战上半个小时纯属正常现象。然而这次皮杰却最先败下阵来。

  至于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可恶的波斯猫突然就咬住他的耳朵不松嘴了,另一方面是因为从门口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响动。

  这是一座坐落于黄炎城边缘的综合住宅楼,只有四层的高度,皮杰住的是最顶层,根本不会有什么人经过,而唯一会来这所房子里串门的人又不在这个城市里。

  那么也就只剩下了最后一种可能性。

  皮杰的第一反应便是先到门前去看一眼,然而他还没有离开沙就被迫停了下来。

  “放嘴,放嘴,嗷!”

  贝蒂使劲儿搂住他的脖子,那表情确实像是小情侣在恩爱,难怪附近的居民每次看到它们就像傻瓜一样喊“在一起”。可是现在这情景——

  “嗷——出血了!”

  皮杰暴跳起来,刚要回身反击,门已经“咔嚓”一声被打开了。

  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全身散着令人作呕的酒气和长期吸烟形成的焦油味儿,身上的衣服像是从地底扒出来的一样,破烂不堪满是污渍。

  胡子拉碴的脸与瘦弱猥琐的身形证明了这人在生活中是一个十足的失败者,而此刻面色通红的他就倚在门边的橱柜上,口齿不清地低声骂道:

  “臭…臭婆娘,老子不就是在外面喝了点儿酒吗,竟然就把老子…老子给关在外面了。要不是老子有一手开锁的好技术,今天就只能在外面喝…喝西北风了。看老子今天晚上不好好…好好地折磨你……”

  最近黄炎城的报纸上经常会出现一些有趣的新闻,比如前两天便有这么一条,说一个醉鬼晚上误闯别人家的门,还把人家的老婆给睡了。

  皮杰当时趴在报纸上看见这条新闻的时候,觉得这事儿大有蹊跷,没想到自己今天却碰到了。

  闯进屋子里的醉汉叫乔森,街口锁匠铺里面的老板,嗜赌成性、好.色、酗酒,所有男人身上的缺点都在他这里进行了无限制的放大,简直到了令人作呕的程度。

  如果不是因为重达四百斤的老板娘在某天晚上从床上跌落下来时将睡在旁边的他砸成骨折这件事在街头巷尾广为流传,恐怕皮杰永远也不会留意到这样一个像老鼠一样的男人。

  在皮杰还是一个法师学徒的时候,他的导师,瓦尔基里学院副院长,在暗夜种族中拥有三十多项荣誉头衔的传奇高阶**师伊本·塔舒芬就曾经给予他告诫:

  “作为经常和死灵打交道,与光明物种天生是死对头的法师职业来说,‘坏’和‘恶’是最实用和值得称道的美德。但是作为一个雄性,‘烂’却是令人无法容忍的。”

  而眼前这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显然只能归为“烂”的这一类。

  走错门?

  如果对方是先踢打一阵而不是直接把锁撬开,如果进门之后的声音没有故意压低,如果两只如同黑枣般的小眼睛没有滴溜溜乱转的话,或许皮杰就会相信他的谎言了。

  似乎察觉出屋子里面没有一个人存在,这个失败的伪装者在环顾了一下四周之后,瞬间换上了另外一副面孔,直直地看向了皮杰和他身下的贝蒂。

  一把折叠短匕在手中悄无声息地打开。

  “亲爱的小哈巴狗,你的主人不在是吗?”

  乔森弯下腰,慢慢地朝皮杰所在的沙靠近,“哦,你在做什么?和你的小女友在做羞羞的事情?听着,只要你老老实实地待在那里,保证不叫不乱动,我就答应你一定不会伤害你和你的小女友。哦,也绝不会把今天我看到的情景说出去,影响你在其它小母狗眼中的良好形象的。”

  说到这里,他停下脚步,带着警戒而威胁的目光看向皮杰。

  如果换个地方的话,皮杰现在会毫不犹豫地跳上去,一口咬断这个杂种的喉咙。

  即便法术在这个位面大多已经失灵,但对付这样一个被烟酒掏空外干中干的男人,光凭力量和敏捷就可以做到了。

  可是此刻皮杰不得不提醒自己,如果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杀了他,接下来打扫屋子和掩藏尸体可是一件非常让人头痛的事情。

  而且,在这个名义上法律至上的世界,那些骑着高头大马的治安官们会像蜜蜂一样围着这栋房子“嗡嗡”地转上两三天,然后把调查到的结果公之于众。

  皮杰确实很坏,甚至可以说是一条恶狗,但是坏和无脑是毫无关系的两个概念。

  如果他整天像个疯狗一样到处咬人,让所有的人看到他就吓得屁滚尿流,最后导致黄炎城出动整个特警大队进行追捕,那就不是坏,而是彻头彻尾的傻x。

  看到皮杰果然没有任何的反应,乔森带着满意的笑容,开始了今天晚上的工作。

  “来吧,小哈巴狗,让我看看你主人的屋子里面都有些什么值钱的东西。”乔森一边自言自语地叨叨着什么,一边开始在屋子里面翻找起来。

  “平日里隔壁的胖妞总是整天缠着安妮小姐,真是令人头疼。前两天那胖妞和别人说要参加什么夏令营的时候,我还满心以为安妮小姐会独自一人留下来。可惜,安妮小姐竟然也和她一起去了。”

  “今天这出戏我可是排演了很多天。想想吧,一个醉鬼晚上误入了别人的房间,然后又错误地把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当成了自己的老婆……哦,黄炎城的报纸真是好东西,给我提供了那么多完美的思路。出现这样的事故能怪谁呢?我可是完全没有意识了呀!”

  乔森的脸上显出一副向往的表情,转而却又是满满的落寞:“唉,可惜现在我就只有当一个毛贼的机会了。小哈巴狗,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失望吗?”

  皮杰和贝蒂互相看了看,然后很傻很天真地望向他,似乎听不懂,又似乎有些同情。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