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犬凶猛_第九章 谁更无.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 谁更无.耻

  拳击手塞姆在经历了白天那场远算不上惊心动魄的打斗之后,被治安官们带走协助调查了半日有余,最终被判定无罪释放。

  在原初位面的法律里,判定有罪无罪的标准并非依据对另一方造成的伤害大小,而是只看事情的起因如何。因为地精胖子偷钱在先,律法很自然地向着塞姆这边倾斜,即便差点儿把那家伙打成残废也不会受到制裁。

  经过白天一天的折腾,从治安大队离开之后,塞姆就径直来到了西郊唯一的一所酒吧里,看看美女喝喝酒,一直喝得酩酊大醉,半夜时分才终于晃晃悠悠地从里面走出来。

  路过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公园,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孩子叫住了他。

  “叔叔,我刚刚被一只狗咬伤了,离家还远,能不能先去你家里包扎一下?”瘦小男孩怯怯地问。

  作为一个非职业打手,塞姆虽然看上去有些蛮横,实际上也受到了自己母亲的影响,不时会冒出一些恻隐之心。

  此刻他虽然觉得这孩子的模样和声音有些奇怪,但是因为对方的手臂上确实在不停地朝下淌血,情况紧急,所以并未细想,赶忙招呼着他回到了店里,那儿有之前备下的疗伤药水。

  当塞姆进屋的时候,并未现身后男孩的眼睛里面闪出一抹异色。他只是忙着将药水拿出来,笨拙地用将男孩的胳膊从袖子里面抽出来,想要将药水涂抹上去。

  但是这时候,塞姆又一次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儿。看对方的身材,大概只有七八岁的样子,但是胳膊上却已经有了一层比成年人还浓密的体毛。而且,因为帽子的有意遮挡,塞姆根本无法看清这孩子的脸。

  昏黄的烛光下,男孩腰间的一个闪光的东西引起了塞姆的注意。这个脑子不算灵光的健壮男人即便再迟钝,当看到对方将手不自然地朝那把反光的匕摸去时,也明白了危险近在眼前。

  “干什么!”

  塞姆一声响亮的巨喝,整个身体快地朝后退去。地精艾斯先是一怔,然后迅抽出短刀,直朝塞姆的喉咙抹了过去。

  动作之快,几乎让人无法看清。不过毕竟在业余格斗界混了这么多年,塞姆的应激性反应还算不错,借助面前桌子的反作用力到了远处,顺势将旁边的沙抄起来横在面前。

  对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来说,出现一击不中的情况并不会影响后面的挥。几乎毫无间断地,艾斯利用短匕开始了第二次攻击。凭借着身材瘦小的优势,被塞姆当作障碍物的东西并没有挥太大的作用,所有的反击也都被轻易地化解了。

  慌乱之中,塞姆从旁边拿起一根平日里用来取放高处商品的纤细木棍,趁着对方将注意力集中在面前最后几个障碍上的时候,飞快挑落了他头上的帽子。

  一张青色的的丑陋面庞出现在塞姆的面前,在黯淡的烛光下备显诡异。

  “嘿嘿,害得达斯科被无辜关了一天的王八蛋就是你?”地精艾斯的喉咙里面出怪异的笑声,“本来今天我们打算先解决掉那个该死的光明生物,然后再来解决你,没想到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了。看这样子,今天我可以独自去达斯科那里领取一半的酬金了。”

  本来在看到这家伙丑陋畸形的容貌时,塞姆还觉得异常恐惧,但是当听到他竟然是白天那个偷东西的混蛋派来的杀手时,头部突然迅地愤怒充血。

  “就凭你?”塞姆一声怒吼,全身的肌肉像是听到召唤般地鼓胀起来,然后看准对方的头部,上去就是一拳。

  没中。

  白银级的潜行者若是连正面对敌的时候都没办法及时躲避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可笑了。在躲开塞姆拳头的一刹那,锋利的匕顺势划去,在他那强壮的小臂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口子。

  就在这一刻,桌子上昏暗的烛光突然熄灭了。

  窗外的月光虽然还算明亮,但在满是货架的卖店中,月光的照明作用已经被大大地减弱。作为潜行者的地精勉强能够看到一些物体的轮廓,但是隐藏在阴影中的塞姆显然已经脱离了他的视线范围,只能凭借着声音去胡乱戳刺。

  “嗷呜——”

  门口的位置传来类似狼嚎的悠长声音,让艾斯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回头一看,一双蓝幽幽的眸子正在黑暗中闪闪亮。

  霜狼!

  艾斯的心中突然产生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一天中两次看到霜狼这种生物,是他在原初位面遇到的最为怪异的一件事情了。他很希望这只霜狼不是之前那只,否则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同伴们已经遭遇了不测。

  “啊啊啊!”

  已经被逼到墙角的塞姆大声嚎叫着,匕上的毒素已经顺着他的血液快地朝神经散布开,听声音异常痛苦。这时候其实艾斯完全可以循着声音把他干掉,但是因为惧怕不远处的霜狼趁机偷袭,这个地精杀手并没敢做出任何动作。

  他知道,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中,自己的极高敏捷属性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和夜视能力极好的霜狼相比,能够依靠的就只有听力了。

  而这,恰恰中了皮杰的圈套。这只装成霜狼的哈士奇略微眯起眼睛,掩盖住眸子里面锐利的光芒,随即将白天从那个地精胖子腰上偷下来的毒匕叼在嘴里,开始展现他积攒了许多年的阴险狡诈。

  “叮当!”

  左侧传来的声响让地精艾斯迅地回转过身刺去,但是却扑了个空,右侧被咬过的小臂突然被锐利的匕刺了一下,疼痛异常。

  “咣!”

  后面传来声响。艾斯以为又是声东击西的招数,未予理会,屁股上却被狠狠戳了一刀,体验了一把“菊花满天”的感觉,疼得几乎晕倒。

  “出来啊,过来,混蛋!”

  此时这个地精杀手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那种沉稳的气息,变得气急败坏,拿着匕的胳膊疯狂地朝周围挥舞,嘴里大声叫骂着。

  第三次,皮杰无耻地匕瞄准了艾斯的嘴巴……

  不过这个血腥而又恶心的场面最终没有出现,因为在一番疯狂之后,侵入身体中的毒素已经起了作用。地精艾斯的全身因为痛苦而剧烈颤抖,他从衣服中摸索出一个精致的瓶子,开始朝伤口上胡乱涂抹起来。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