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犬凶猛_第十四章 奥兰公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四章 奥兰公爵

  光线仅仅有那么一小点儿,勉强可以让几人看见眼前的路,但是左右两边却一点都看不见,甚至连皮杰这个视力极佳的哈士奇也不例外。

  爱丽丝被这种诡异的氛围吓得不轻,赶忙拍了拍贝蒂的脑袋。波斯猫因为睡觉被打扰而气恼,微弱的净化之光被这种情绪催出来,勉强起到了一些照明作用。

  地上的皮杰暗骂这个水缸真是个笨胚。本来那些人就是朝着净化之光来的,她竟然故意摆在了明面上。这就像是少女在男人面前脱光了衣服,简直就是在引诱犯罪。

  而身后那两个穿着穿着黑色礼服的家伙在光线照射不到的地方,几乎完全和黑暗融为了一体,只能听到冰冷的声音不时传来:“大人正在大厅里等候……注意脚下台阶。”

  从外表看上去完全谈不上宏伟的建筑,进到里面之后空间竟然很大。

  这是一个二层复式建筑,内饰非常复古。无论是用白银支架镶嵌着红色水晶的壁灯,还是墙壁上某个古老国度名家的裸.体油画,都衬托出主人的不凡品味。

  大厅的中间铺着一层华贵的兽皮毛毯,一个穿着华贵丝质长袍、满脸皱纹的男人站在那里,两个服饰中带有明显的男人特有趣味的年轻女仆搀扶着他。老人满脸笑容,虽然看上去有些疲惫,但是气度却并不弱。

  “欢迎各位。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还有机会看到阿特兰提斯的圣光种族出现在这里,看来神圣对我的恩惠远远不止于之前的那些啊。——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奥兰公爵。”

  老男人的话里面一下子传递出了太多的信息,以至于一行人一时半会儿难以完全消化。

  自称叫奥兰公爵的老人微微一笑,脸上的皱纹仿佛在向嘴角聚拢:“先坐吧,有什么不理解的东西,我可以一一为你们解答。——达斯科,到这边来,看看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地毯的另外一侧,站在黑影中的人应了一声,慢慢朝这边走过来。因为刚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屋子中间的老人身上,并没有现这里还站着一个家伙。

  现在定睛看去,皮杰忍不住地低吼一声。虽然对方的地精形态已经完全显露了出来,但是光看那肥硕的肚皮就可以断定,这就是那个杀人越狱的地精胖子,达斯科·**夫。

  和之前不同的地方是,现在这家伙身上已经不再是那副破破烂烂的模样了,而是得体地穿着用金色丝线编织成的华美衣服,虽然多多少少带有一些暴户的味道,起码能够证明这矮胖子实际上并不像皮杰之前想象得那么落魄。

  虽然皮杰在做那件栽赃嫁祸事情的时候,安妮并没有在场,但是通过白天塞姆的介绍,人精一样的安妮已经知道了之前生过什么事情,只是这时候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罢了。

  而一旁的爱丽丝刚刚从恐惧感中摆脱出来,又开始对眼前的这所房子产生了好奇,在被安妮拽了一把之后才尴尬地坐到了沙上。

  这个平日里自我感觉良好的光明精灵现旁边那个该死的地精总是一脸阴骘地朝着自己的胸部看,不禁有些恼怒——其实对方只不过是在看她怀里散着圣光的波斯猫而已。

  “达斯科·**夫……”爱丽丝咀嚼着这个名字,感觉像是在哪里听过,随即身子突然一震,指着对方大嚷道,“我想起来了,通告上有这个名字,原来你就是那个从监狱里逃出来的变.态杀人狂!”

  “……”

  皮杰没来由地觉得有些尴尬。

  被别人指着鼻子骂作变.态,地精达斯科哼了一声,虽然表情依旧凶悍阴冷,到底没有作。

  自称是奥兰公爵的老男人见自己请来的客人从一开始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别的地方,脸上的皱纹像是两股撞击在一起的水纹一样,不自然地动了动,整体却依旧是和蔼的模样,一边惬意地享受着两个女仆的跪姿按摩,一边道:“在这个崇尚公正的的世界里,我相信没有什么事情是说不明白的。如果你们有什么误会,不如开诚布公地讲出来。”

  地精达斯科将整个身体躬得很低:“大人,作为您最卑微的奴仆,虽然平时一贯低调省俭,但是我的真实财力和品质您都是了解的,绝不会为了几个银币做出偷抢的事情。前两天生的那件事是有人陷害,和这只着圣光的猫,还是那条可恶的狗有很大的关系。我猜测,这一定是背后有人指使的阴谋。”

  最后一句话,直接将矛头指向了安妮和爱丽丝。

  水缸少女的性子最急,气急败坏地站起身来,硕大的身躯差点儿将一旁倒咖啡的男仆碰倒。

  “我家的皮皮和贝蒂做什么坏事了,你一定要说清楚。看你这副贼眉鼠眼的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人,偷了东西竟然还不承认,竟然还说和我们有关系?我都不认识你哎。我和安妮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会是坏人吗?如果在街上看到你这个该死的死胖子,我绝对都懒得看一眼……”

  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一旦有人说起对她不利的话时,爱丽丝一定会利用她充足的肺活量加上三寸不烂之舌,将对方驳斥得哑口无言。

  其实在爱丽丝的内心深处,已经隐约感觉这事儿或许真的和平时喜欢合起伙来调皮捣蛋的宠物cp有关,但是出于自私小女人的心态,当然不会轻易承认这点。

  地精胖子本来就丑陋青的脸这会儿显得更青了。在奥兰公爵面前,他不敢也像个疯子一样去反驳这个狂躁的女人,只能暂时忍气吞声。

  另外,虽然他在事情生的时候确实感觉到了圣光的力量,但也不敢确定就是这只全身出圣光的波斯猫干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他自认为合理的推测而已。

  这样一来,从一出场就表现得像个和事佬的奥兰公爵这时候像是找到了一个突破点,笑着说道:“看来这确实是一个误会。同样是阿特兰提斯流亡到这里的异族,不管之前是那个阵营中的,现在都应该握手言和才对。在这个位面,作为开国公爵的我还是有这个面子的吧。”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