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南枝_第一章 深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深宫 (第1/3页)

  过了重阳节,京都下起了滂沱大雨,雨水冲刷着街面,大半个月都没有消停,入秋的京都满目枯枝,遍地落叶,天气也变得阴冷潮湿,寒意入骨。

  慈宁宫烧起了地龙。

  太皇太后王氏不愿意出门,在东暖阁支了桌子,叫了外孙女嘉南郡主姜宪和太皇太妃白氏一起打叶子牌。

  可就算是这样,也还差一个人。

  她们只好让慈宁宫的女官孟芳苓凑了个数。

  太皇太妃白氏不免感慨:“我们两代的皇上可都是难得的痴情人,‘愿得一人心,白不相离’。他们得偿所愿了,却留下我们这些孤苦伶仃的人在这深宫里熬着,连打个牌都凑不齐一桌来。”

  太皇太后没有做声。

  孝宗皇帝在世的时候独宠静妃安氏,等到先帝继位,则独宠贵妃秦氏。

  这后宫自然没什么人。

  姜宪捏着纸牌的手却有些颤抖。

  这个时候外祖母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也会成为这深宫里熬着的人吧!

  因为当今皇帝赵翌也是个痴情的人。

  只不过他的痴情没有给她这个后来成了他皇后的表妹,而是给了那个宫女出身的淑妃萧氏,还生了个儿子赵玺。

  至始至终,赵翌都没有和她圆房。

  三年的皇后,七年的太后。黄河决堤,西北地动、两湖大旱、江南洪涝,国势艰难。东有辽王赵翊虎视眈眈,西有临潼王李谦枕戈待旦,南边有靖海侯赵啸狼子野心,她抱着三岁的赵玺垂帘听政,苦苦支撑着这个一不小心就会崩溃离析的赵氏王朝,赵玺却亲手端了碗毒药给她,把她毒死在了慈宁宫。

  然后她一睁眼,回到了元鼎十年,她十三岁的时候,见到了早已过世的外祖母太皇太后王氏。

  她即委屈又愤恨,扑到外祖母的怀里就哭了起来,像个在外面受了欺负的孩子终于见到了疼爱自己的亲人……

  如今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七、八天,她也从重生的惊愕和欣喜中回过神来,知道前世那些如鲠在喉的疑惑再也不可能找到明确的答案,可她还是会情不自禁地琢磨着赵玺的行径。

  他为什么要毒死她?

  十岁的赵玺,养在深宫,从哪里来的毒药?

  背后有没有人指使他?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