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南枝_第六章 闺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闺蜜 (第1/3页)

  姜宪想到从前的事,眼泪都要蹦出来了。

  说起来,她和白愫已经有两、三个月没见了。

  她被赵玺毒死之前,晋安侯正以白愫无出为由要纳妾,她压着不让,白愫却已心灰意冷,不仅同意给晋安侯纳妾,而且还把晋安侯府的中馈托给了晋安侯府的二夫人打理,说自己累了,去姑嫂庙里住些日子,清静清静。

  可姑嫂庙是京城有名的庵堂。

  很多高门大户的女眷在那里出家。

  姜宪知道后胆战心惊,生怕白愫就在那里住下了,特意把白愫的母亲北定侯夫人接去了姑嫂庙里陪白愫。

  为了这件事,李谦还专门上了道折子给她,说既然晋安侯眼里没有白愫,让她干脆下旨让晋安侯和白愫和离算了,趁着白愫年轻,还可以再嫁,免得拖久了耽搁了白愫的青春……

  她当时气得把那折子丢在地上连踩了七八个脚印。

  李谦自己离经叛道,一把年纪了不成亲,说起别人的事来却头头是道,真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念头闪过,她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

  姜宪不由闭了闭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

  她怎么一想到李谦就暴跳如雷。

  李谦太容易左右她的情绪了。

  这并不是件好事。

  她得想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消除李谦对她的影响才行。

  姜宪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底已是一片清明。

  她抱了白愫的胳膊,道:“侯夫人的身体好些了吗?”

  姜宪问得有些漫不经心。

  既然如同记忆中般地见到了白愫,姜宪已经可以肯定,这就是曹太后死前最后一次来拜见太皇太后了,而白愫则因为母亲生病回了北定侯侍疾,在北定侯府住了快半个月才回来。

  前世她死的时候白愫的母亲都还健健康康地活着,可见北定侯夫人的病没有什么大碍。

  果然,白愫温声道:“我母亲没事。她只是受了点风寒。太皇太后特意派了御医院的田医正去给我母亲诊脉。母亲吃了几副药就好了。”然后解释道,“母亲有些日子没有看见我了,特意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