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南枝_第十一章 决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章 决定 (第1/3页)

  两天之内,白愫第三次提到曹宣。

  从前姜宪年纪小,不懂事。现在重新来过,早已学会了从细枝末节里去现那些隐藏在表皮之下的东西。

  她慢慢地摩挲着四季平安的粉彩茶盅,很是随意的样子笑道:“曹宣不管怎样和皇帝也是嫡亲的表兄弟,他又不会谋逆,有什么好担心的?”说完,还开玩笑地道,“就算他曹宣想造反也没这资格啊!他毕竟只是外戚。恐怕皇上更担心辽王。”

  当初,辽王可是由先帝的禁卫军统领护着出的京城。一路上不知道遇到了多少土匪山贼,让听到消息的人还以为辽东遍地是反贼呢!

  白愫听着急了起来,道:“我跟你说正经的!你看今天下午皇上说的那些话。你不也觉得有些不妥当才那么回他的吗?”

  姜宪想到前世。

  她不待见曹宣,不喜欢听人说起曹宣的事,白愫也就几乎不提曹宣。

  姜宪又想到那次白愫进宫来为曹宣求情。

  她当时非常的诧异,问白愫:“你什么时候和曹宣有交情了?”

  姜宪还记得当时白愫的脸腾地一下红得好像滴血似的,说话也吞吞吐吐的:“不,不是我,是侯爷……和承恩公交好……”

  那是白愫生平第一次求她。

  她还以为白愫是脸皮太薄,不好意思。

  现在想想,以晋安侯那种趋炎附势、薄凉尖刻的性子,怎么会帮着眼看就要倒霉,而且再也没有翻身机会的曹宣呢?

  姜宪看着白愫。

  她长长的睫毛微微垂落,在眼窝处留下一片阴影,显得秀丽而温婉。

  原来白愫喜欢的是曹宣!

  有曹宣珠玉在前,那晋安侯除了出身,简直一无是处。

  白愫心里,肯定很苦吧!

  姜宪细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描绘着茶盅上那大红色宝瓶的轮廓,心里隐隐刺痛。

  “掌珠……”她一字一句地道,“曹宣是外威,他的爵位三代而终,是作不得数的。何况正如你所说,皇上因太后的缘故,以后肯定会迁怒曹宣,曹宣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的。京里略有此根基底蕴的人家都不会把自己的嫡长女嫁给他。讨不到好不说,还平白得罪了皇上。”

  白愫脸色一白,直直地朝姜宪望过来。

  眼眸中满意是惶恐和慌乱。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