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弟子只想欺师不想灭祖_039章 逐出师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039章 逐出师门 (第1/3页)

  此刻尽管身上疼痛难忍,可萧漱玉嘴角仍旧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那眼神中仿佛在向她挑衅,提醒她的养育之恩敌不过一见钟情。

  沐依裳拂袖,回身看了顾流觞一眼,道:“你既与她一条心,我容不得她,也容不得你。既然水月宫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你就同她一起滚!”

  顾流觞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怔怔地看着沐依裳,不敢置信地问:“师尊……这是什么意思?”

  沐依裳心头闷痛,头也隐隐作痛。

  她摆了摆手,道:“走吧,从今往后,我沐依裳没有你这个徒弟,去寻个品行高洁之人做你师尊吧,我累了,也不想再看见你。”

  说罢,她转身要走。

  顾流觞却咚的一声跪倒在地,他紧紧的抱住沐依裳的腿,“师尊,不,我错了,我知错了,我认错。别赶我走,我知错了,真的知错了,我愿意受罚,只求师尊,不要赶我走。”

  沐依裳闭上双眼,心里更是针扎似的疼。

  她的弟子,她一贯把他当自己的孩子一般宠溺对待,如今何尝忍心看他如此求饶。

  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眼的便是那人含着泪的桃花眼,还有肩膀上被鲜血染红的布料。

  沐依裳紧握着拳头,指甲嵌入皮肉,疼痛让她稍稍清醒。

  她狠了狠心,一脚踢开顾流觞的桎梏,“顾流觞,我也是为了你好,走吧,留在我这里也是徒劳,今日我给你这个机会,你可以跟她走,我成全你们。只要你们日后不再踏入霜华门半步,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我都可以既往不咎。”

  沐依裳终究还是对他心软。

  只要他不对霜华门下手,她甚至愿意放下前世萧漱玉杀她的恩怨,成全他们在一起。

  这是她最大限度的宽容了。

  沐依裳说完,便匆匆离去。

  她怕自己多迟疑一秒就会生出反悔的心思,也怕自己会舍不得这个孩子。

  “师尊,师尊!”

  任凭顾流觞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喊着她,沐依裳终究是没有再回头。

  就到此为止吧。

  恩恩怨怨都到此为止,她给他们这个机会,从今往后,桥归桥路归路,不再见面就好。

  顾流觞捂着肩膀,一面歇斯底里的喊着‘师尊’一面追着她到了卧房门前。

  房门猛然关上,将顾流觞拒之门外。

  就在他沾血的手要扣上沐依裳的房门时,房间里传出了沐依裳的声音,“顾流觞,你走吧,我们试图缘分已尽,不必叨扰。”

  “不,不要,师尊,我知错了,我不再求情了,我认错。”他是真的怕了,怕极了。

  师尊不要他了,到底还是不要他了。

  顾流觞咚的一声跪倒在地,膝盖重重的撞击地面,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

  他跪在门前,道:“师尊,我认罚,我就跪在这里,师尊不消气,我就不起来。”

  沐依裳眸子沉了沉,道:“你不必如此,此番于你于我都是解脱,你回去想一想,或许就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走吧!”

  头真的很痛很痛,她侧身躺在卧榻上,抬起一条纤长的手臂挡在眼睛上。

  她大口大口喘息着,希望能平息此刻头痛和心痛。

  迷迷糊糊间,沐依裳睡了过去。

  等到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黄昏。

  头上的痛感已经消散了,心口却还在隐隐作痛。

  沐依裳能感觉得到,顾流觞还在门外跪着。

  她突然苦笑了下,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顾流觞说得那些话没有错,事实上,如果对方不是萧漱玉的话,沐依裳很少与人计较,即便计较也不会如今日这般如此动怒。

  包容,沐依裳的的确确是一直这般教导着顾流觞的。

  可在面对杀身仇敌的时候,沐依裳觉得自己也不免落俗,终究是抵挡不过仇恨。

  顾流觞求情也没有错,或许他现在还不至于爱上了萧漱玉,但只是这么一个小小举动,却不得不让沐依裳心生怀疑。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