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锦衣卫负责抄家的日子_第十四章 漫漫黑夜,举火而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四章 漫漫黑夜,举火而行 (第2/3页)

我做的炸酱面。可香可香啦!”

  妹妹是常风的命。

  为了妹妹,他可以舍弃出人头地的雄心壮志,舍弃自己的理想,甚至舍弃自己的性命。

  常风跟糖糖坐到门槛前,虎子在一旁蹲着。月光洒在两人一狗的身上。

  宁静的秋夜,常风自入卫以来,第一次感到无助和绝望。

  在滔天的权力、惊天的政潮面前,他渺小的就像是一只任人宰割的蚂蚁。

  一个人即便再聪明,也斗不过万倍于己的权力。

  糖糖把小脑袋依偎在哥哥怀里,一双大眼睛望着天上的月亮:“哥哥,月亮上有嫦娥仙子嘛?”

  常风答:“有。”

  糖糖又问:“那月亮上有会捣药的玉兔嘛?”

  常风答:“有。”

  糖糖再问:“那嫦娥仙子会做猪头肉。玉兔会捣蒜泥嘛?”

  常风答:“嫦娥仙子天天杀猪,炖猪头肉给玉帝补身体。至于玉兔.......会捣药应该就会捣蒜泥。”

  不知不觉,糖糖在常风怀中睡去。

  常风将糖糖抱到了床上盖好了被子。虎子趴在了床边,闭上了狗眼,充当着糖糖的守护犬。

  常风来到米缸前,将手伸了进去,从米缸底部拿出一个小包袱。

  小包袱里是九十八两银子。是他这三年的积蓄。

  他自嘲的想:锦衣卫的抄家总旗,藏银子的法子却如此简单。传出去恐怕会笑掉人的大牙。

  常风每年的进项,上得台面的,上不得台面的也有个二百多两。

  然而,孝敬上官,交往同僚,养糖糖。处处都要花银子。能攒下这些已是不易。

  他看着这些阿堵物,叹了声:“唉。九十八两,也不够给糖糖办嫁妆的啊。”

  他打算明日一早将这些银子交给徐胖子。

  常风坐在桌前,对着那盏摇曳的油灯,愁眉不展......如一条待死的鱼。

  北城,北镇抚使朱骥府邸。

  朱骥正站在府里的灵堂中,为一个人上香。

  他的面前摆着一方灵牌。灵牌的上方悬着一块匾。上书四个大字“浩然正气”。

  那灵牌上则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